丘栋荣最新季报公布,五只港股进前十,美团成第一重仓

发布时间:2022年06月03日
       作者陈嘉义 在新基金这个艰难而寒冷的春天, 邱东荣还在吸金。最新一季报显示, 邱东荣的规模已超过200亿元。而且, 他似乎对市场更有信心。他认为, 股权资产在估值方面的吸引力有所提升。更让他关注的是, 在他眼里, 随着港股的大幅调整, 从估值、基本面因素和流动性来看, 港股的机会已经从结构性机会转向系统性机会。而且他的动作很多。美团一举成为他的头号权重股, 打出了“满满”的节奏。
        01 邱东荣一季度超200亿规模继续增长。统计显示, 邱东荣目前基金资产超过200亿元,

较2021年底的约174亿元进一步增加。其中, 一部分来自基金净值的增长, 另一部分来自基金净值的增长。基金投资者的购买。作为年内少有的实现正收益的基金经理之一, 邱东荣的代表产品中耕价值领航者获得了大量净认购。一季报显示, 期内认购总额超过21.8亿, 考虑到赎回部分, 净认购也超过18亿。图:中耕价值试点02份额变化 股权资产吸引力增强。邱东荣在中耕价值试点中提到, 截至2022年一季度末, 股权资产估值水平明显下降, 沪深800股权风险溢价升至历史水平。
       在高于平均值 0.74 倍标准差的水平上, 股权资产的吸引力在估值方面有所增加。基于基本风险和风险溢价资产配置策略, 报告期内基金保持较高的股权配置头寸, 积极提高港股配置比例。当前的困难和暴露的问题将加大经济政策力度。积极的政策将降低经济基本面的风险。与此同时, 全球通胀预期很高。因此, 中国的“稳增长”与全球息息相关。中国的“抗通胀”是当前最重要的宏观背景。从内部估值定价结构来看,

虽然A股成长型行业出现明显下行趋势, 但以大盘成长股为代表的高价值股绝对估值水平依然较高, 仍处于历史 80% 分位数。 A股结构性高估与低估依然并存。市场机会仍然侧重于结构性机会和结构性风险的防范。聚焦供给要素的价值股和调整良好、长期前景看好的成长股, 或许能够把握结构性机会, 获得更大的超额收益。 03 港股存在系统性机会, 持股比例进一步提升。邱东荣也在年报中表示, 更值得关注的是港股的大幅调整。从估值、基本面因素和流动性等方面来看, 他认为港股机会已从结构性机会转变为系统性机会, 值得战略配置。中耕价值试点一季报期末, 基金持有港股通股票的比例占基金净值的42.95%。这是继2021年中耕价值试点改变投资范围、大幅增持港股后的又一次大幅增长。2021年年报显示, 港股通占基金资产净值的18.28%。还, 中耕价值品质基金一季报期末持有港股通股票的比例占基金净值的44.15%, 也略高于2021年年报数据。考虑到相关基金已经同意投资港股通标的股票的比例占股票资产的0%-50%, 本次港股通标的的持有水平可以说是相当高的. 04 美团成为第一重仓股。 2022年一季报前十大持股由中耕价值领衔。最大的变化是美团W成为重仓股第一。身家的比例是“满”的。此外, 在互联网公司中, 快手净值占比进一步提升, 进入净值占比超过7%的前十名。邱东荣对港股的眼光并不局限于互联网公司。港股中国宏桥、中海油、中国海外发展也位列前十名。从申万的行业来看, 它们属于有色金属、石油石化行业、房地产行业。其中, 中国海外发展2021年年报未出现在中耕价值试点位置。此外, 在A股股票中, 鲁西化工也是新的十大权重股。这是一种基本的化学原料。 05港股重点关注能源股、互联网股和医疗科技成长股。中耕价值试点提到的四个投资方向中, 港股的部分资产已经从年报第四类推进到第一类进行细化。他表示, 关注港股、部分互联网股和医疗科技成长股中以资源能源为代表的价值股。乐观的原因有三:(1)估值便宜。港股估值持续调整后价格走低或完全出清, 港股整体估值水平处于绝对低位。港股的价值股比对应的A股便宜, 对应的股息收益率更有吸引力。以互联网、科技、医药为代表的成长股也已经回落到非常有吸引力的水平。恒生科技指数中不少成分股的跌幅都超过了80%, 低廉的估​​值可以很好地与低价相吻合。估值价值投资策略的选股标准。 (二)基本面稳定或有望继续改善。邱东荣认为, 港股价值股主要是电信运营商、房地产、银行、保险、能源、资源等行业的龙头企业, 是中国经济最好、最中坚的。这些资产质量非常高, 最能承受基本面压力。同时, 它们的盈利风险较低, 具有一定的增长潜力。港股成长型公司, 如医药、原料药、消费品等, 商业模式相对简单, 但业务扎实,

前景广阔。具体到港股互联网公司, 1)这些公司的业务深深植根于中国经济, 面临的核心需求不断增长, 如娱乐、消费、社交等。同时, 这些公司的变现能力和变现能力还在不断提高; 2)行业过度扩张受到制约, 限制了这些公司的资本支出, 特别是跨行业、跨行业的资本支出, 也迫使相关公司进一步聚焦核心业务, 不断提升核心竞争力,

创造夯实经营壁垒, 使盈利能力和造血能力不断提升; 3)由于估值下跌, 从高位从估值背景下的扩张到低估值背景下的收缩, 龙头企业从大额资本支出和投资现金流出转为经营现金流正, 投资回报有望大幅提升。 06 还是看好这些方面。此外, 在中耕价值试点中, 提到的重点投资方向来自四个方面:一是大盘价值股中的金融和房地产。配置逻辑是:金融板块, 邱东荣看好与制造业产业链相关、服务实体经济、具有独特竞争优势的区域性银行股。此类银行业务相对简单, 房地产风险敞口有限, 经营稳健, 基本面风险小, 估值极低, 增长潜力大。房地产公司以信贷高、融资成本低的优势, 聚焦央企龙头。这些公司将是本轮风险的受益者。他认为, 房地产的长期需求依然存在,

也是中短期稳定增长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随着房地产政策的调整和金融资源的支持, 系统性风险将有所下降。在价值极低的情况下, 未来房地产市场企稳后, 仍有不错的回报潜力。二是能源资源企业。配置的主要逻辑在于:(1)中长期需求依然稳定并持续增长; (2)国内外众多资源能源企业长期资本支出水平不高, 供给弹性不足, 受环保、碳中和等因素影响, 中期供给约束和边际成本上升期, 商品价格中心必然上升, 在在地缘政治等突发事件下, 存在价格上行风险, 存量资产价值大幅上涨。从市场定价和估值来看, 此类公司被视为周期性资产, 估值极低, 现金流良好, 资本支出低, 股息收益率高, 与当前价格对应的预期收益率高;由于长期缺乏资本支出和短期地缘政治动荡, 能源价格大幅上涨。虽然国内煤炭价格也出现了较大的上涨, 但由于中国丰富的煤炭资源禀赋和政府调控, 煤炭的单位热值高于海外油气。天然气仍然具有显着优势。
       在此背景下, 国内相关下游行业企业国内价格相对安全, 在经营层面的全球竞争力和成本优势得到提升, 相应环节的超额利润是可持续的。因此, 他加大了能源利用优势企业的配置, 如电解铝、煤化工等。
       三是中小盘价值股和成长股。它们主要是在广义制造业中具有独特竞争优势的细分龙头企业。它不仅包括看似传统的制造业, 还包括新材料、零部件等具有技术工艺壁垒的制造业。疫情以来, 我国制造业优质产能优势进一步扩大, 竞争优势的建立和深化仍在进行中, 有望提升制造业的盈利能力和质量。因此, 在广义制造业中发掘性价比高的公司仍有很大的潜力。
       他坚持三个标准, 即需求增长、供给收缩, 细分行业龙头, 如化工、有色金属加工、机械加工、轻工、风电设备制造等, 才能挖掘出真正的低估价值小盘价值股和小盘成长股。